当前位置:首页>分析研究>热点调查
乡村旅游仍需“破茧”才能“成蝶”
日期:2017-11-03 11:14:00

——以上饶市乡村旅游发展为例


2017年是江西“旅游+”融合拓展年,上饶作为全省旅游大市,也是首批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对江西旅游发展有着引领示范作用。如何抓好龙头,带动全局,国家统计局江西调查总队深入上饶市部分乡村实地调研,梳理了现阶段上饶市乡村旅游发展中一些好的经验做法和存在的问题,提出了相关建议,供领导和有关部门参考。


一、上饶“乡村旅游”绽放异彩


1.发展态势浓装重彩 


近年来,上饶市依托当地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凭借其优美的生态环境和深厚的文化底蕴,充分发挥自身优势,扛起了全省乡村旅游发展的大旗。全市乡村旅游接待人次从2012年的1800万人次增至2016年的5490万人次,年均增长25%;乡村旅游总收入从2012年的120亿元增至2016年的450亿元,年均增长30%,带动20余万农民直接或间接就业。打造了以“中国最美乡村”婺源、广丰区铜钹山景区小丰村、横峰县葛源镇葛源村、三清山玉坑村、铅山县葛仙山乡项源村、玉山县四股桥乡山塘村等为首的一系列乡村旅游盛宴。


2.发展趋势奇光异彩


上饶市充分发挥“乡村旅游+”的融合效应,拓展乡村旅游内涵,乡村旅游正异彩绽放。


(1)“乡村旅游+新农村”,基础设施好起来


上饶通过发展乡村旅游,提升村容村貌和农村基础设施建设,有的创建点已成新农村建设亮点。上饶县花千骨景区位于双溪村,以前是个垃圾场,周围还有养猪场,通过近一年左右的时间打造为乡村旅游景区,已经成为花的海洋,老百姓房屋统一装修粉刷,营造出小桥流水人家的氛围,现在这里已经是山清水秀、村容整洁,吸引周边城市游客前来观光休闲的好去处。玉山县通过和省建材集团合作,投资打造山塘村太甲青山景区,围绕“山、水、田、林、路、景、人”,通过对民居“穿衣戴帽”,完善景点基础设施建设,对污染水沟绿化美化,对农村厕所提升改造,农村面貌焕然一新。


(2)“乡村旅游+文化”,乡村环境美起来


乡村文化在乡村旅游开发中的重要地位日益凸显,上饶乡村旅游抓住每个村落背后的文化底蕴,探索出每个村落背后的文化旅游特色,打造一场别开生面的乡村文化旅游盛宴。同时,乡村旅游的发展也一定程度上保护了乡村的古村落、古建筑。广丰区龙溪村有文昌阁、祝氏宗祠、江浙社等多个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国宝级单位,正是利用这些历史文化,龙溪村探索出一条自己的乡村旅游文化之路。向八方游客解读这些历史文物背后的故事,寓教于旅,让游客在旅游的同时学习到相关知识。婺源县利用当地的徽文化让人们享受乡村旅游又享受文化旅游,熹园白墙黛瓦的徽派建筑交相辉映,构成了一副醉人的山水田园画,一座座明清老宅向人们诉说着光阴的故事。当地的老百姓增加收入的同时对自己乡村的文化也更加了解,增进了百姓对村落的认同感和归属感。


(3)“乡村旅游+扶贫”,农户腰包鼓起来


依托绿水青山,开展乡村旅游,美丽乡村绽放“旅游花”,贫困村民吃上“旅游饭”。一是农民就业增收。乡村旅游的发展,景区的建立,农家乐、民宿、乡村旅游基础设施建设等为当地的老百姓实现本地就业提供了大量的岗位,助力当地贫困户增收。广丰区铜钹山景区小丰村是个235户的小村庄,2016年贫困户就达56户,占比24%,依托铜钹山旅游,走出一条别样的脱贫路。2016年底村里农家乐发展至7家,不少农户年收入已过10万。村里的贫困人口也因此过上了家门口就业的生活,忙时就在农家乐干活,工资大约100元一天,闲时还可照看农活。二是农业转型增收。乡村生态农业与生态旅游业相结合,促进传统农业向现代休闲农业转变,通过土特产或者流转土地增加当地农户的收入。上饶县皂头镇三联村依托三鼎农庄和上饶现代农业园的开发,通过举办拍美食、品美食、看大戏的趣味活动,吸引八方游客来村旅游,从而带动全村百姓发家致富,仅2017年一季度,全村旅游人次约30万人次,使全村贫困人口的年人均收入预计增加10000元左右。


二、上饶“乡村旅游”出彩还需突破


上饶乡村旅游的基础比较好,发展趋势比较明朗,但发展过程中还存在一些问题,解决好这些问题,有利于指导全省乡村旅游的健康发展。


1.古村落保护仍存“纸上谈兵”现象。传统村落保护是“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美丽中国”“留住乡愁”的重要工作,江西在2016年12月1日正式颁布实施了《江西省传统村落保护条例》,成为全国首个传统村落保护地方性法规,在法规的保障下,2017年8月8日江西248个古村入选首批省级传统村落,其中上饶入选26个,但是仍然存在许多问题:第一,买卖古民居木质房屋构件较为活跃。以婺源为例,有专门的为商贩物色、购买古民居的经纪人队伍,而且相当一部分的古民居未纳入《文物保护法》的保护范围,即使相关部门发现有关情况,也没有办法阻止。第二,村民的保护意识淡薄。一方面出售民居及民居构件能够给村民带来丰厚利益;另一方面生活水平的提高,老宅诸多不便的居住条件已不能满足村民的生活需求,不少传统而有特色的古民居遭到改建、拆建。


2.利益分配不够顺畅。上饶乡村旅游的企业和农户携手合作共赢的不少,但各自为战的现象也比较明显。一方面在利益分配方面产生冲突,如婺源的熹园风景区,经营企业和农户之间因为利益分配的问题产生较大的分歧;李坑、江湾、汪口等景点也曾因为农户不满利益分成,多次被村民封路,禁止游客进入。另一方面,市县的经营户整合利用社会资源的能力比较弱,陷入节支增收难、节能减排难、规模效益难、品牌效益弱的发展境地。如玉山县有2700余家农家乐,各自为战,相互竞争,部分经营户效益不理想。


3.传统与发展融合不协调。古村落开发受现代发展的影响,面临着过度开发的问题,突出表现在:第一,现代技术与传统没有充分融合,例如在古村落附近由于修建高铁架起了高压电线杆,在客栈的房顶装起了太阳能热水器,和整体古村落传统景观放在一起显得不伦不类;第二,乡村旅游商业氛围浓厚,景观遗产高强度开发,满足大量旅游者需求,形成大量人口聚集和大规模接待服务设施,表现出来的是商业化特征而非文化特征,随处可见小商小贩兜售纪念品。这些现象都极大地削弱了游客对村落体验的认同感,制约着乡村旅游的可持续性发展。


4.旅游人才供给与现实需求脱节。一方面是缺乏激发从业人员积极性的管理制度和方法,上饶乡村旅游除了较大旅游集团投资建设的企业具有健全的规章制度和完善的日常管理外,其他的乡村旅游经营企业及农家乐都没有较高的管理经营水平,大多数经营者和从业人员工作积极性不高,进而降低了休闲旅游服务的水准,譬如农家乐卫生条件差,民宿卫生条件不达标等现象时有发生。管理水平的不足表现在宣传不到位,导致有的游客来到上饶和浙江交界处的景点,以为是浙江的,吃住都在浙江。同时,管理不到位也导致人才流失严重,从业人员整体素质下降,据婺源县旅发委的工作人员透露,当地金牌导游留不住,人才被挖走的现象时有发生。


5.旅游特色比较固化。乡村旅游景观固化,千村一面。一方面乡村没有传统乡村的风貌,缺乏岁月的痕迹,激不起乡愁。另一方面,乡村旅游活动千篇一律。上饶A级乡村旅游点37个,但是从内容上看,旅游活动略显单薄。农家乐大多只是吃吃土菜、摘摘蔬菜、钓钓鱼;民俗村、古镇游大多景色呆板、晦涩,缺乏互动性、主动性,游客的参与度不高。


三、上饶乡村旅游发展还需“破茧”


面对当前的问题,上饶市乡村旅游需“破茧”才能“成蝶”。


1.整体布局,契合特色。乡村旅游可持续性发展离不开总体的规划,上饶整个地区全域旅游的规划还正在制定当中,为时未晚。乡村旅游是全域旅游的一部分,每个乡村有其独特的地方,要对其独特的地方进行考量,比如说A村有历史文化背景,就应该从这方面去探索它的特质,要多几个“篁岭”,多几个“李坑”。二是贴近市场需求,乡村的诱惑就在于乡土风貌、乡土风情,如果农村出现园林化、模式化、城市化景观,城里人就不会再去了,所以乡村旅游规划应做到“土、野、俗、古、洋”五味杂陈。同时,从出行规律考虑,尽量拉动周边游。


2.灵活模式,和协合作。对于乡村旅游各自为战的局面,当地政府可以借鉴其他合作的形式,将旅游企业、农家乐等之间的资源共享,避免盲目竞争。例如合作社模式,对合作社统一培训、统一标准、统一接待、统一分配,规范管理和经营。合作社中,农户和企业都是经营主体,可以保证乡村旅游资源和资产能够让村民和企业收益实现双赢。还有其他诸如“整体租赁模式”“村办企业开发模式”等等都可根据自身情况借鉴。借鉴江浙经验,利用互联网优势,从更宽层面整合旅游资源,统一统筹、规划和调度,消除行业内不良竞争。


3.加强管理,注重品牌。加强品牌的树立和宣传,打造智慧旅游,借互联网之力对当地的乡村旅游品牌进行宣传,开辟网络市场,抓卖点、抓特色,留住游客的心。


4.培养人才,提升后劲。对乡村旅游人才的培养要纳入旅游规划当中去,一是可以和有关大专院校合作,定向培养专业性旅游人才;二是可以从当地选拔培养优质服务人员,优质人员本地化可以减少留不住人的现象。


5.立法先行,执法跟进。针对古村落保护以及旅游市场秩序方面存在的各种问题,在立法先行的基础上,要加强执法。明确县乡村分级保护责任,对古村落文化遗产要定期巡查,实行动态监测。公安等部门要严厉打击盗贩文物的违法行为,严厉打击拆旧建新的破坏行为。对于濒临损坏的旧居古屋,要申请资金加以修缮。

关闭页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