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分析研究>热点调查
打造“江西名茶”之我见
日期:2017-11-03 11:14:00

江西自然生态资源富足,茶产业是我省农民就业创业、增收致富的重要渠道之一。近年来,江西省政府大力扶持茶叶产业和品牌创建,开启了全省茶叶品牌整合的新征程,取得一定成效。但江西茶因缺少龙头品牌,在全国乃至全世界的市场占有率和产品竞争力尚待提高,江西茶如何做大做强?带着这个问题,江西调查总队走访了婺源三类茶叶企业(出口、内销、茶饮料),梳理茶叶企业发展面临的四大瓶颈及五方面的建议,以供参考。


一、婺源茶产业初具规模


1.茶叶产值进一步增加。据婺源茶叶局统计,2016年,婺源茶园面积18.4万亩,较上年增加0.4万亩,全年采制茶叶16100吨,较上年增长5.9%,茶叶产业实现系列产值32.1亿元,同比增长13.8%,其中:农业产值6.83亿元,加工贸易、深加工及茶叶设备制造产值17.32亿元,茶文化产业产值7.95亿元。


2.出口规模进一步扩大。2016年婺源茶叶出口创汇4800万美元,同比增长6.67%,其中:11家规模以上茶企出口交货值2.4亿元。据调研,其他大宗绿茶外贸集中在10多家规下企业中,这类企业全年出口规模分布在1000-1500吨之间,出口价格在30元/公斤左右,企业年平均效益和税收在百万以上。婺源绿茶出口成绩斐然,已连续20多年通过国际有机食品认证,占欧盟有机绿茶50%以上的市场份额。


3.有机茶生产加工体系逐步建立。一是通过新建、改造方式加快有机标准化茶园建设,鼓励茶叶企业、专业合作社和茶农开展有机茶园认证,完成改造、新建标准化茶园1万多亩。目前,婺源有机茶园面积达6.25万亩,其中3.25万亩通过有机认证。二是实施有机名优茶加工示范厂项目,制定出台《婺源县2016年有机茶加工示范厂建设实施方案》,县财政改造、新建有机茶加工示范厂20座,每座予以6万元奖励补贴。三是进一步优化有机茶合作经营机制,发挥龙头企业带头作用,实施企业+农户有机茶园合作经营,推进茶园资源流转。配合江西婺源林生实业有限公司推广良种种植,大鄣山乡水岚村181户农民大力发展有机名优茶,名优茶收入600万元,户均茶叶收入3万元。


4.扶持力度进一步加大。近年来,婺源县整合各类涉茶资金2800万元,招商引资增加项目投资5.2亿元,激活整合县内民间资金1.3亿元。2015年新开工4家茶叶项目,完成投资9000万元。茶叶品牌整合力度上,2016年帮助10家茶叶龙头企业申报实施品牌整合项目,获取省财政扶持资金810万元,婺源绿茶专卖店现已突破1000家。2016年,依托江西省婺源茶叶学校等资源,举办各类茶叶培训班40余场次,培训茶农2千多人次;印发有机茶生产加工技术技术资料1万余份。


二、婺源茶产业发展瓶颈


1.传统产业格局,企业发展内生动力不足。当前的茶叶产业格局制约了婺源茶产业发展。一方面受制于茶叶种植条件和规模,优质原料有限。江西茶虽然品质不俗,目前茶园面积、产量在全国排位并不靠前,与四川、贵州、云南、湖北、浙江等省还存在较大差距;婺源县域面积有限,除名优茶外,每年产出的茶叶不能满足加工出口需求;另一方面产业不成链,出口附加值低。沿袭清代以来出口主导的传统,企业满足于订单式出口生产,虽然产品畅销,然而产地和品牌附加值较低,且下游销售路径依赖严重;受访的多家规下企业100%都有转变销售模式、试水有机茶生产的意愿,也有66.6%的企业经营者参加过一次或少数业内培训,但多数本地茶企规模不大,竞争意识不强,内生发展动力不足。


2.有口碑而无品牌,产业资源亟待规划整合。有实无名,难以形成品牌规模效应。由于品质卓越,在“统购统销”的年代,婺源绿茶作为配料拼配提升其他绿茶品质,作为“中国绿茶”远销各国。久而久之,业内人士之外,一般消费者并不了解婺源茶叶的品质。2015年,浙江省龙井茶产量2.5万吨,农业产值44.5亿元(《2015年度浙江茶产业发展报告》浙江省茶叶产业协会);婺源县名优绿茶产量1480吨,农业产值3.07亿元(婺源县茶业局);算下来,龙井茶平均单价178元/千克,婺源县名优绿茶平均单价207.43元/千克,行业市场认可了婺源绿茶的品质,但婺源绿茶的品牌认知明显低于龙井,无法形成大的品牌价值。另一方面,未形成政府搭台、茶企唱戏局面;政府发力多,企业参与少。调研中,企业抱团合作、资源共享、互惠共赢意识不强,近半数受访企业对全省品牌整合推进不了解,有1家规上茶企不了解在央视一套投放的“江西茶·香天下”广告,今年成立的江西茶叶集团及其力推品牌“大成仓”在受访企业中知名度、认可度不高,由政府扶持变政府代理。此外,企业反映产业扶持规划变动多,延续不强,挫伤企业积极性。


3.工业集中度受限,成本高运营难。一是婺源本身定位为生态旅游城市,以发展第三产业为主,工业集中度不高,企业面临物流成本压力、设备维护不便等困难。二是招工难,企业用工成本较高。茶叶从种植到采摘加工,各个环节劳动力参与度很高,尤其是名优茶、高山茶。新茶采摘时间比较集中,加剧阶段性劳动力短缺,劳动力工资可达200元/天,摊薄到每斤茶叶上,成本上升较多。三是缺乏专业人才。多数企业单打独斗,生产营销一手抓。尤以茶叶出口企业为甚,由于缺乏外语人才,只能与上海外贸商单线联系,企业资金回笼慢,缺乏定价话语权。多年外销粗加工绿茶主导,当地还缺乏制茶研发的专业人员,导致产品较为单一、多年品牌难以重塑。


4.营销渠道拓展不够,产品较为单一。一是较少利用茶叶产业资源和商业圈,如修水茶协山东分会、浮梁茶常熟销售圈、安吉白茶浙商圈等,有协会而没携手,对茶叶流通圈整合利用不够;二是销售多在线下,线上不够重视,目前只有少数茶企开通了天猫、京东等电商平台。线下店也以省内为主,省外铺开较少,基本上是零敲碎打,缺乏整体布局;三是茶叶品种单一,以传统绿茶为主。2016年婺源县名优茶中,绿茶1540吨,产值3.21亿,红茶280吨,产值1.12亿,虽然红茶单价高、保存相对容易,同比产量只增长了7.6%;四是产品缺乏多元定位,衍生不够。当地茶企局限于生产加工传统名优茶和外销茶,对当下市场的了解不够,产品在消费者、消费需求和消费方式等方面缺乏细分;茶艺茶器保健生活用品等衍生产品也未充分开发。


三、几点建议


1.优化品质,标准化生产。一是加大老茶园改造、发展优势茶园;优化茶树品种;二是引导茶叶企业开展“三品一标”,有机茶园认证,建设茶叶可追溯体系,做到生产可追溯;三是推行茶叶加工全程不落地,标准化、清洁化生产,推进初制茶厂改造,实施茶叶清洁加工过程控制,园内穿靴戴帽,重点推广茶园树套种、病虫害生物综合防治等技术。四是扶持规模茶园实现合理的机械化作业,普及采茶机、修剪机、茶园耕机,解决劳动力短缺,降低采摘成本。五是建立茶业追溯监管综合服务体系与平台,行业组织配合食药监与农业部门一起深入开展农药残留超标治理,严厉打击违禁行为,共同创建婺源有机品牌。


2.重视人才引进。一是培养定向人才。联合茶叶强校,签署定向培养、定向就业协议,输送专业定向人才;二是打造人才交流和项目招标平台。建立跨企业人才共享交流机制,引导跨企业合作聘请茶叶高级顾问,减轻技术顾问成本;以项目为基础,利用招标体系,培育茶树良种,研发新产品。 


3.培育龙头企业。婺源绿茶产业小而分散,要解决产业规模不大,集聚度不高的问题,必须培育龙头企业。一是茶与旅游、酒、特色餐饮、金融保险、电子商务等可与进行跨界融合,统筹推进资本整合,引导旅游、中药保健等社会资本进入,推动新型业态形成。二是强化品牌考核,省级茶叶品牌专项资金按绩效考核情况差异分配,重点支持绩效好,规模大,品牌推进有力的龙头企业。三是加大招商引资力度,引进一批实力强、理念新的大型企业投资我省现代茶叶发展。


4.产业政策多向引导。一是持续税务减免、价格补贴政策,加大对深加工、新产品的扶持,鼓励企业创新;二是试点开展茶叶低温气象指数保险,运用国际通行的气象指数保险方式保障茶农生产的积极性,维护茶行业稳定发展;三是政府牵头,打造建成行业交流平台,促进信息分享,积极应对贸易壁垒、维护产业正当权益,推动行业进步。


5.跨界打造国家名片。一是跨产品。我国是世界第一大绿茶生产和消费国,而全球红茶消费额占茶叶消费总额60%;江西茶叶协会数据,2016年我国红茶出口3.3万吨,在150万吨市场面前微不足道。建议在巩固绿茶销售基础上,着力研发红茶,考察红茶主要出口国、全球茶叶品牌经营模式、研究欧、美、南亚、北非、中东、中亚等重点消费国市场,推动茶叶品种多样化、产品多系列化,满足多层次多口味需求,提高“一带一路”沿线市场份额。二是跨产业。我省诸多“书乡”、“茶乡”、“最美乡村”等富集各类物质与非物质资源,年接待游客人次十分可观,以“旅游+”、“生态+”等模式,推动茶业与旅游、教育、文化、康养等产业深度融合,先天优势明显。

关闭页面】  【回到顶部】